鼠年非常日记(三):封闭管理的二十天

在线的推荐这个app:自行探索使用,点我下载

正月十六(2月9日)

早上刚松了一口气,上午就来了一个低热病人。打了一针,下午又来了,高烧。考虑到里面封闭时间已经超过14天了,应该是普通感冒,等到下午快下班时才报告。没想到招来一顿批评。原来,是自己领会错了精神,以为是一天一报,但实际要求是一发现发热病人就报。虽然挨了批,但长了记心。接下来就严格按照上级要求,随时发现随时报告,只要超过37度,就认真对待。对于一时难以退烧的,就隔离观察。非常时期就要有非常手段。对于发热病人绝不可掉以轻心,一律进行X光胸透,必要时还检查血沉,反正是只要单位有的条件就一起上,宁可过度治疗,不可放过病毒。非常时期,小病大治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。同时,卫生消毒工作也更加紧张了,楼道里到处是刺鼻的消毒水味道。

正月二十一(2月14日)

清晨醒来,突然想起今天是情人节。想到网上又是一束束送不完的红玫瑰,而在里面却严格禁止使用手机。已经二十来天不接触手机了,妻女在外边可好?正在胡思乱想之际,突然有人喊,来病人了!急忙赶到诊室一看,是同事晕倒了。原来,紧张的工作导致同事好几天睡不着,昨晚就服用了过量的安眠药。好在有惊无险!

正月二十四(2月17日)

终于等到交替轮换的时候了!当我们排着队伍走出大门时,单位领导早已恭候在那里迎接。说了好多感谢和鼓励的话,然后叮嘱大家,本地的可以回去几天看看,但不许乱跑,到23号就要返回来继续隔离在备勤楼上。家在外地的就不准回家了。二十天后,我们将接着进去继续执勤。

回到家里,女儿异常高兴,她说,爸,你是不是忘记我了?我说,哪能啊!

正月二十九(2月22日)

说好了明天将继续封闭管理,等过一段时间再进去接替里面的同志。但计划赶不上变化。随着媒体的曝光,最安全的地方也成了危险之地,上级决定,里面的一直坚持至少一个月,而外面的也暂时不用封闭管理了,变成了居家隔离。听到这个消息,有的人为之高兴,而我却突然有一种失落感。作为一名医生,此时本该战斗在最前线,而我却被命令居家隔离。难道,真的老了!

在线的推荐这个app:自行探索使用,点我下载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污话社 » 鼠年非常日记(三):封闭管理的二十天

赞 (0)

评论 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