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石麻衣 凭什么被称为:岛国女性偶像颜值第一?

在线的推荐这个app:自行探索使用,点我下载

那些偶像的美丽 先是看外表
“日本女偶像票面价值大选”迎来了第六届,岛国写真偶像白石麻衣连续夺冠。尽管她在中国并不出名,但她在日本写真集已经发布了19集了,而且每部写真集都卖的很好。打破了记录 妹子图白石麻衣的图片 第1张 妹子图白石麻衣的图片 第2张
白石麻衣是日本女队““乃木坂46”的热门选手,有着“南宫艳”的称号,一直是偶像组的主要成员 颜值选手。自然的外表更具选择性,她一开始就备受关注,因为日本影迷认为这样的外表没有成为明星是不可思议的。 妹子图白石麻衣的图片 第3张 妹子图白石麻衣的图片 第4张
1993年9月18日生于日本群马县。日本歌手和模特。普通的那个。 妹子图白石麻衣的图片 第5张 妹子图白石麻衣的图片 第6张
白色的白石麻衣最令人愉快的一点是,她永远不知道她偶像的光环是什么。她从她真实而自然的气质中脱颖而出。尤其是当观众看到一个经常在面部表情管理失败的美女时,他们更愿意通过她的外表去了解她的“有趣灵魂”。 妹子图白石麻衣的图片 第7张 妹子图白石麻衣的图片 第8张 妹子图白石麻衣的图片 第9张 妹子图白石麻衣的图片 第10张

碎碎念

 

艾小米

那天晚上,我在家赶稿,艾小米的电话忽然来了。

自从她宣布订婚,我们已经有两个月没联系。但当我接起电话,听到她低声的抽泣时,我就知道,她终究还是没找到她的归宿。我说:“你在哪儿?”

她说:“你家楼下。”

我把她从楼下接上来,她手里还拎着半瓶伏特加。她不大会喝酒,但每次受了伤总是用这种方式折磨自己,也折磨我。

进了家门,我夺下她的酒瓶,然后把她安置在沙发上,从房间里找了一条灰色的旧毛毯出来,给她盖上。她真的太狼狈了,身形瘦削,脸色蜡黄,潮湿的头发乱七八糟地搭在脸上,与过去那个丢到人潮里都会发光的艾小米实在相去甚远。

她迷迷糊糊地拉住我的手,说:“阿宁,我都已经和他订婚了,都已经订婚了啊,他还在和别的女人纠缠不清……”我赶紧抱住她,她在我怀里放声痛哭:“为什么我就是找不到一个真正心疼我的男人,我只是想过普通的日子,为什么这么难……”

我能理解她的窘迫处境,三十岁了,她过往的容貌优势正在渐渐失去,却是娇养惯了,除了尽快找一个依靠,她别无他法。

说起来,她算是情场老手了,从我们初中认识开始,她就一直在谈恋爱。那时候她是班花,是校花,男孩们为了她自残,为了她打架。她曾经是那么从容优雅,从一个男生到另一个男生,她从不拖泥带水,也从不放低姿态。

她是男生们追逐的对象,却是女生的天敌,真正陪在她身边的只有我一个。她成绩不好,我就帮她作弊;她和男生约会,我就帮她打电话去家里,替她圆谎。在我眼里,她是全世界最好看的姑娘,为她做什么都是应该的。

报考大学的时候,我们约定去同一个城市。但是,她大学只读了一半,说是找到了好工作,也没跟我商量就退学了。后来她来找我,带我去夜店玩,我才知道原来她在夜店里混日子。搭上了金主,就能过几个月的无忧生活,那时她已经在用名牌化妆品,背上万的包。

到我毕业实习的时候,艾小米已经住进大房子,开着敞篷车了。她那时跟一个大老板在一起,是小三,或者小四小五小六吧。她有时闲着无聊,会到我公司来接我下班,搞得我的同事都以为我有个富二代男友。我替她不值,又被她脸上的光彩蒙骗,她告诉我,她手上的好男人排成队,只要她愿意,她随时可以结婚。

可是,才几年光景,艾小米就忽然不灵了。她开始跟我借钱,开始跟我聊怎么上位,开始迫切地想要找个稳定的对象。我那时候就知道她不对劲了,我建议她控制自己的消费,去学点有用的东西,重新开始。但为时已晚,她完全听不进我的劝告,反而觉得我对她借钱的事情斤斤计较,甚至一度也不愿理我。

后来的艾小米,终于因为供不起房而把它卖掉了,车子则被一个狐朋狗友撞了个稀巴烂,人没了,钱也拿不到。她走投无路,只好重新回到夜店,妄想在那里寻找一个可靠的、能与她共度一生的人。

这两年,艾小米每一次恋爱都是奔着结婚去的,她满怀憧憬,却一次次败北,像是因果循环一般。她总是喝个烂醉,来我家哭个痛快,她不明白,为什么只是过去了几年而已,那些曾为她山盟海誓的男人,却连承诺都给得小心翼翼了。她的骄傲被消磨殆尽,可是越露出卑微,她便越得不到男人的尊重。

这个在我怀里痛哭的姑娘,现在只有我了。

哭累了,她在我怀里抽噎了好一阵子,喃喃地说些胡话:“阿宁,你为什么也不结婚……你是不是也被人骗了?别怕,你还有我……我告诉你,男人没有好东西的,感情这东西,谁信谁傻X……我们呀,就相依为命吧……”她越说声音越小,折腾了好一阵子,才慢慢睡着。我还是搂着她,找到一个舒服的姿势,倚靠在沙发上,安静地和她待在一起。

有朋友告诉我,其实在艾小米心里,根本没有把我当成她的好友,她只是在需要我的时候才会想起我。她对我,更多的是索取,或者是炫耀。她永远不会与我同甘,更不会与我共苦。

我心里何尝不明白这些道理,可是在我初中爱上她的那一刻开始,这一切似乎就是我的宿命。我无法保护她,更无法拥有她,在我确定了她不会喜欢女生之后,我只能和她一样,在各自的世界里孤独着,又彼此依靠。

我看着艾小米那张精致的小脸,她其实还跟十几年前一样美得动人,只是那些男人不懂。在这种夜深人静的时刻,她只属于我一个,我多么希望此刻就是永恒。

清晨的阳光暖洋洋的照在我的脸上,我从朦胧中醒来,竟不知自己是何时睡着的。赶紧去摸怀里的艾小米,怀里,只剩一条灰色的旧毛毯。

在线的推荐这个app:自行探索使用,点我下载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污话社 » 白石麻衣 凭什么被称为:岛国女性偶像颜值第一?

赞 (2)

评论 0